锦鲤农女:被系统逼成了女将军李氏,大婶子,锦鲤农女:被系统逼成了女将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锦鲤农女:被系统逼成了女将军

小说:种田

作者:花金

简介:宁月月连夜加班猝死意外穿越农家女身上,没爹没娘的兄妹三人寄人篱下在大婶子家为奴为婢,穿越后怂恿两位哥哥一起反抗,坑爹系统不靠谱,明明要自强自立发家致富,偏偏要去做任务帮助南宫清一统江湖,从此一边帮助男主稳固地位一边发家致富,却没想到南宫清才是隐藏最深的大佬,莫名入了朝廷,还成了唯一的女将军。

角色:李氏,大婶子

锦鲤农女:被系统逼成了女将军

《锦鲤农女:被系统逼成了女将军》免费阅读

宁月月睁开眼睛,脸上火辣辣一片疼,让她抓狂。

伴随着耳边传来咒骂声。

“明明是条贱命,却如此矫情,真以为你是哪家大小姐?呸……晦气!”

顾不上眼前横眉窄眼又叽叽歪歪的中年妇女。

她脑袋瞬时一片懵,她是谁?她在哪儿?

她不是正在加班吗?

刚想转头打量一下环境。

眼角余光瞥见一只手朝她袭来,宁月月当即反应,接住了那只粗糙大手。

李氏正在拿她撒气,没想到竟然还敢反抗了,当下怒从心来。

“要不是我好心收留你们兄妹三人,你们早饿死荒野被狼叼走尸骨无存。”

“我好歹也是你长辈,你若不嫁就是白眼狼”。

宁月月醒来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就在刚才随着眼前妇女撒泼声里,她接收到了一些记忆。

总算明白眼前嘴皮子上下翻飞的女人,就是她亲大伯的婆娘,她的大婶子。

没错,她穿越了。

还是穿在一个没爹没娘又丑胖,丑胖的丫头片子身上。

来不及细想,她从柴火垛上站起来!

双手环胸,眼神犀利还击。

“大婶子,我给你家香羽做丫鬟累死累活没讨到好,你还整天使唤我两个哥哥去割草喂猪牛,打杂役赚来钱送你家连司去读书,依我看是我们兄妹三人养活了你一家才是。”

她气不打一处来,这女人到底是哪来的底气在她面前撒野?

李氏突然一愣。

刚刚那一巴掌是把宁月月打醒了?

“胡说什么你!再敢胡说,晚饭你就别吃了。”

《叮~穿越系统绑定中……》

《系统激活中……》

《激活成功。》

《收拾大婶子,奖励烧鸡一只。》

宁月月好不容易才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又来了个系统。

她抬起手,无奈抚额头。

都是什么事呀?

既然她连穿越都碰着了,还能有什么事不能?

原本她也没打算在大婶子手下苟着,正想还手来着,系统就来了。

宁月月二话不说,直接转身把柴房门关上,拉栓,锁死。

李氏对着她粗壮的背影有点发呆。

宁月月这是怎么了?平常自己只要凶她,就蜷缩在一起,动都不敢动。

现在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再转身时, 宁月月脸上挂着阴寒彻骨的笑。

“大婶子当心脚下的木材,滑倒了,摔着你可怎么办?”

说完,她直接飞身扑上来。

李氏弱小的身材哪经得住她那一撞,直接被撞飞在了柴垛上。

柴火堆上的木刺扎得她嗷嗷直叫唤。

“死丫头!你想死吗?”

宁月月本只想打算小小教训一顿完事。

李氏好死不死张口一骂,她顿时又来了精神。

松了松手指关节,朝李氏走去,快到身边的时候。

又温和笑言道:

“大婶子,你别生气,我拉你起来。”

才说完,又一声惨叫从柴房里直接传出屋外。

“天杀的啊!!!”

她装作没站稳,又压在了李氏身上。

那肥壮的身体差点把李氏一身骨架都压散了。

宁月月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

(叮~奖励到账,烧鸡存在系统仓库,可随时取出。)

满意扬扬唇角。

声音冷淡无波。

“大婶子,我兄妹三人在你家没吃闲饭,结果你却苛待我们兄妹三个,香羽反悔的亲事,想拿我来顶上,你倒是不怕夜晚被我爹娘索了魂去。”

她声音透着寒凉,似乎是地狱来索命的。

李氏从来不拿正眼瞧她,又怎么会被她几句话吓住呢?

眼下来硬的是不行了。

于是又放缓了声音。

“月月,婶子也是为了你好,你爹娘八年前出门做生意遭了难送了命,当年你们兄妹还小,我喊他们不要去,偏不听,结果……”

李氏假惺惺的用袖子抹泪。

“婶子把你们兄妹三人从一点点,拉扯到现在这么大,容易吗?香羽并非是看不上那家猎户家,只是心疼你,你是姐姐,想让你早点有个好归宿。”

宁月月翻翻白眼,若是放原主身上,听到她婶子推心置腹的话,指不定会感动的眼泪汪汪,高高兴兴给人替嫁去了。

“大婶子,当初你就是看中那猎户人家有能耐好赚钱,他哪怕是个瘸子,你都允香羽嫁过去,现在香羽攀上秀才,你就想拿我来抵亲,这事,是人都干不出来。”

李氏见她油盐不吃,干脆拿她哥哥来说事。

“若你不嫁,我就让你大哥娶了村长家的傻闺女!”

宁月月暗暗捏紧了拳头,突然一股悲伤恐惧袭来,明明不是她的情绪却在侵袭着她。

三兄妹互相依偎的记忆窜上脑门,她的心里很难受,两个哥哥是原主的命根子。

李氏果然鸡贼,知道原主最在乎什么。

既然用了人家的身体,得替人家守好至亲血脉,敢捏她肋骨。

宁月月上前就是一拳,挥舞在李氏心口柔软处。

李氏当即痛的满地打滚。

嘴里不住的嘟囔。

“死丫头,你等着,贱皮子,我非发卖了你!”

……

怎么恶毒怎么说。

宁月月当然不会因为一拳头就解了气,她还想上前再踹上几脚。

突然听见院子里有动静。

是大哥和二哥割草回来了。

她打开门,泪汪汪迎过去。

两个身形枯瘦如柴的少年郎,背着压弯了腰的草料,可把她心疼坏了。

“大哥,二哥,快喝口水歇歇脚!”

说着,她跑厨房舀了两瓢水出来递给两人。

大哥宁朝离呆呆的望着妹妹。

“月月,你!”

二哥宁苍离水都忘了喝的盯着自己。

两个哥哥的异样让宁月月头皮发麻,她后知后觉想起来,原主是个憨货,有点傻缺。

刚刚只顾着关心他们,忘记装一下,眼下正常的样子,惊到了两人。

于是扯起笑来解围:“大哥,二哥,你们不渴吗?”

宁朝离连忙点头:“渴!”

仰起头来将葫芦瓢里的水一饮而尽。

这时他耳尖的听见柴房里传来咒骂声,面色瞬间煞白。

“月月,大婶子是怎么了?”

柴房是兄妹三人的住处,大婶子在里面,还……

两人齐齐的望着自家妹妹,关心的上下打量,生怕他们不在,大婶子又打她。

宁月月继承原主身体,同样也有那刻进骨血的亲缘牵绊,对两个哥哥不仅不陌生。

仿佛她就是和两个哥哥一起长大的一样。

话到这里,她也不端着了,微笑变成苦笑。

“大婶子让我替香羽嫁给猎户,我不同意,她打我,我昏迷醒来后,就觉得堵在脑子里的东西没了,人也莫名其妙清爽了。”

说着她展开双臂,在哥哥们面前转了几圈,除了脸上鲜红手指印,平日傻里傻气的模样一点也找不见了。

宁朝离和宁苍离瞬间红了眼睛。

“妹妹,你好了就好!”

两人最期盼的事就是妹妹能变成正常人一样,这样他们出门干活,就不怕她再被人欺负了。

宁月月这时撅起嘴来,犹犹豫豫的开口。

“刚刚我不同意大婶子的话,她打我,我没收住手,也轻轻碰了她一下。”

                           

原创文章,作者:花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hanhq.com/yuedu/5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