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薄情邪王他火葬场了》时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初,俞玄之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重生:薄情邪王他火葬场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时勉

简介:她是相府嫡女,却为情所困,法场自尽。一朝重生,她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手刃恶毒姐姐,智斗心机女配。至于那个薄情王爷,自然是能踢多远踢多远。只是,在她正要肆意江湖之时,身后那个甩不掉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某王爷:娘子,等等为夫。

角色:沈初,俞玄之

嫡女重生:薄情邪王他火葬场了

《嫡女重生:薄情邪王他火葬场了》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热,好热。

沈初微只觉自己全身燥热,身上像是压着千斤重,喘不过气来。

呼——

她惊呼一声,坐起身来,喘着粗气。

还是被救回来了吗?

右手缓缓抚在心口,竟然不觉得痛?

她猛地的抬头,慌乱的看向四周。

墨色帷幔,云纹团簇。

还没有从伤为什么突然好了的疑惑中回过神,沈初微紧接着又发现,自己的身边还躺着一个半裸男人。

俞、玄、之

沈初微忍下心中的错愕,细细打量周围的摆设,这分明就是俞玄之在王府的房间。

自己不是在法场自尽了吗,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难道是,重生了?

再次看见这张脸,滔天的恨意席卷而来。

如若不是这个男人,她又怎么会受尽苦难,心如死灰,最后,在父亲被斩首的法场自尽。

沈初微,伸出白净但有些瘦弱的手,猛地掐向俞玄之的脖颈。

刹那间,又顿住了身形。

不行,俞玄之要是死了,自己甚至整个国公府也脱不了干系。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就万万不能再在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身上浪费精力了。

至于圣上前日赐婚,沈悦莹不是一直都想嫁进宸王府吗。俞玄之现在不过是个落魄王爷,以国公府的实力,退婚也不是没可能。

当时,要不是偷听到柳氏信誓旦旦的说,一定会让俞玄之退婚,她也不会在赐婚第二天,就给俞玄之下药。那个自己从前那个又恨又怕的女人,眼下,竟然成了她的救命稻草。

思索间,沈初微发现身旁的男人动了动,有要醒的迹象。

他会说什么呢?

是“沈初微,你身为国公府二小姐,竟然这般没有廉耻。前日之事我只当你无心,没想到你还真是死性不改,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我还真是小瞧你了,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国公府的家教都被你吃了吗?本王真是大开眼界。”吗?

俞玄之只有在骂她时,才不会顾及什么涵养。也只有在骂她时,才会对她说这么多话。

昨晚,的确是她在茶里动了手脚。否则,俞玄之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碰她一下吧。

既然不能掐死他,那就……

沈初微抬起右脚,毫不客气的踹了过去。

她现在,甚至有点期待他发怒的样子。这次,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忍气吞声了。俞玄之向来善于审时度势,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暴露实力的。所以,她目前是安全的。

一声闷哼从帷帐外响起。

俞玄之睁着惺忪的双眼,扶着后腰,拉开帷帐,只见一张俊俏但有些瘦弱的小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杏眸潋滟,静静的看着他。

“初微?”

这一声略带亲昵的称呼让沈初微心头一颤,他从未这般叫过自己。

为什么,和前世不一样?

“初微!”

俞玄之再次惊呼一声,一把把沈初微搂在怀里,连连“初微”“初微”的叫着。

沈初微现在的身体确实很是虚弱,冷不防被俞玄之拽入怀中,竟是挣脱不得。

“嘶——”

沈初微的轻呼之声打断了他,急忙道:“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说罢,这才仔细地打量起面前的娇人。脖颈处的片片娇红有些刺眼,也不难想象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俞玄之看了一眼沈初微,又转身打量起屋内的陈设。他愣了一阵,倏的,猛然起身,翻箱倒柜的不知道在寻找什么。半晌,才返回床上,手里拿着个小瓷瓶。

“初微,昨晚是我不好。毕竟我神志不清,难免伤到了你。这是雪灵膏,专治跌打损伤,药效极好,我在军中常年都备着这个。”

说罢,伸手去拉沈初微的腿。

沈初微还没搞清楚,重活一世,俞玄之为何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惊天巨变。眼看俞玄之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的腿,她猛的向后缩,道:“王爷这是何意?”眼里警惕不减。

俞玄之只当她是小姑娘害羞,耐心哄着:“初微,昨晚都已经同房了。即便还未成亲,我也是你板上钉钉的夫郎了,不用这般害羞。”

俞玄之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在沈初微耳中,就是惊世骇俗了。堂堂宸王爷竟然能说出这般话?

杏眸中的错愕将沈初微的心理全全展现,冷静了片刻,道:“王爷,臣女觉得,这样多有不妥。”

话刚说完,沈初微只觉双脚被紧紧桎梏,动弹不得。的确,现在的她,她只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官家小姐,而俞玄之可是在沙场历练多年,力量悬殊,可想而知。

“俞玄之你敢!”

“俞玄之你放手!”

“皇家的教养都让你吃了吗?”

“俞!玄!之!”

俞玄之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自顾自的说着:“这雪灵膏的药效极好,涂上去清清凉凉的。不过,单涂这一次是不够的,你回去的时候把这一罐带上,晚上再涂一回。”

沈初微诧异与愤恨交错,哪里会意识到,两人的动作有多暧昧,只是一味的挣扎,嘴上也叫骂不停。

半晌,才听见俞玄之道:“好了,把被子盖好。昨晚下了点小雨,小心着凉了。天色还早,再睡会吧,一会我把你送到国公府上。你昨晚在这过夜,回去国公府定是不好交代,难免惹人说闲话。一会,我从长公主府借来一辆马车,你回去就说昨晚在公主府住了一夜。放心,我会和长姐说好的。”

经历了这么一番,沈初微哪里还有一丁点睡意,见俞玄之离开了房间,才敢闭眼,苦苦冥思俞玄之为何变化如此之大。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体贴了?

                           

原创文章,作者:时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hanhq.com/yuedu/6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