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直男不是病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许柏言,方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上错花轿嫁对郎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直男不是病

简介:入错新房 满城轰动 将错就错 喜结良缘。起初 许柏言:“娘子,你放心,我今后一定好好读四书五经!”杨清语:“相公言而有信才好!”

角色:许柏言,方媛

上错花轿嫁对郎

《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章 成亲免费阅读

大汉嘉元四十六年五月十日。 临平城,扬河县,仁孝侯爷府。嫡庶二子,大婚之日。

嫡子妻杨府,府前高挂两盏大红灯笼,灯笼上绣着吉祥和如意两个大字,喜庆而又大气。府内亭台楼阁一应俱全,一看便知是富豪之家。满窗的囍字花样个个不同,美轮美奂,看的出杨老爷嫁女十分用心。

临近吉时,一个身形肥胖的女人手提着裙角迈着大步穿过莲花池上的石桥往后面的小姐闺楼而去。 “哎呦,我的小姐啊,快点,许府的花轿快来了。”那女人跑的气喘喘的,边喊边跑进了小姐闺阁楼。 “娘!”听闻花轿快来的杨府小姐杨清语眼中含了泪水,不舍得抱住了自己的娘亲,出嫁欣喜而又不舍,女儿难当。

“清儿,莫哭,再哭妆都要花了。”身着深紫色锦衣的杨夫人何尝舍得,怜爱的擦拭着爱女的泪水。

“到了夫家,一定要……”杨母话还没说完便被来人高昂的声音打断。 “哎呀,我的小姐啊,你怎么还未盖上盖头,快点吧,眼下,许府的花轿怕是已经到府前了。误了吉时怎样是好?”

“好了,刘媒婆,莫再嚷了,这就让清儿下去。”

杨母显然有些不悦。回身为女儿盖上红盖头后,在女儿耳边轻声道:“许家乃是侯王府,府中复杂水也深,兮儿进门后从事定要严谨。”

“恩,女儿知晓。娘请宽心。”

杨清语听后顺从的点了点头。 “刘媒婆,清儿就交给你,事成后我们杨府必有重谢。”杨母对着刘媒婆客气的说道。 原先还在生闷气的刘媒婆,一听有重谢便眉开眼笑的应道:“杨夫人,你就放心吧,我刘媒婆还没办砸过婚事呢,你就等好吧。”

说着就扶着杨清语下了楼。 “翠云,你素日机灵,此番随小姐嫁入许府,定要护好小姐。”杨母在人走后嘱咐丫鬟小翠云。 “翠云会的,夫人放心。夫人,翠云下去了!”小翠向杨母行礼道。 “恩,去吧。”

杨母显得心事重重,脸上带着几丝愁云,实在不想将女儿嫁入官宦门第,可女儿属意,许侯爷又亲自上门提亲,为人父母怎好拒绝!杨母望着远处走远的花轿,已不求富贵永久,惟愿女儿一生平安无恙。

杨府花轿路过姻缘桥时,扬河县县令方道远跑上了女儿绣楼。今日扬河县嫁女的除了杨府,还有这县令之家方府。两家之女皆在今日嫁入仁孝侯爷府,可算得扬河县一大喜事。 庶子妻方府在钱财上不及杨府,可好说也是官宦人家,手中多少有些许权力。嫁女的排场也办的有模有样。花轿嫁衣盖头等等俱以杨府为样。 方府小姐被许侯爷的庶子看上,对方县令来说可谓雪中送炭,美中不足的便是嫁给了庶子,输商人杨府一截,心中多少有些不甘。可一想到赌坊的欠债,方县令狠了狠心应了下来。

这时方家绣楼上的小姐夫人一脸愁容。 “女儿啊,这许府庶子好歹也是侯爷的儿子啊,与咱家怎么样都不亏,你若不嫁,可就得嫁给赌坊的刘宗了。你可愿意啊?”方母眼中满是焦急。 “娘,刘宗和许柏言都是纨绔之人,女儿何曾愿意?”方府小姐方媛哭泣着,接着道:“那许柏言成日不是逛青楼就是与狐朋狗友胡混,胸无半点墨,这般男儿纵是王爷皇子,女儿也不愿嫁他。”方媛抬起头倔强的看向方母。

方母见女儿梨花带雨的样子心疼的不行,叹道:“媛儿,娘也知道委屈了你,可你不嫁许柏言,也躲不过刘宗啊!你爹赌博欠了一千多两。咱们家哪还的起,一旦刘宗告你爹,朝廷知他为官如此定要罢免!你爹的前程就毁了,没钱还债你还是要入刘府为妾,岂不更糟?若是嫁入许府,彩礼两千你爹的债也就还上了,你好歹也是个正室啊!”方母也是满眼含泪。

“娘,当真没法子了吗?”方媛闻言抱着方母哭了起来。 “这,这怎么还哭上了,快点吧,人家杨家都已经出发了。可不能落在杨府后面。”赶来的方知县见状催促道。

“爹,女儿求你了,女儿不想嫁!”方媛一身喜服的跪在方知县面前。

“媛儿啊,你就当救救爹,救救咱方家。这门亲事板上钉钉了,你就嫁了吧,爹给你跪下了。”说着方知县就要撩袍下跪。 “爹!!!”方媛见状赶紧去扶方知县,“爹,我嫁,我嫁。”此时方媛已泣不成声。 “好女儿,好女儿啊,快起来,夫人啊,赶紧去把媒婆找来,送女儿出嫁!”方知县见女儿答应便赶紧安排起来。

方夫人听后忍着泪将女儿的盖头盖上,下楼唤来了媒婆。 街道两旁看热闹的百姓见方家小姐被扶出来后都纷纷叹道:“哎,这方小姐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哎,要我说这许家的庶子好福气啊!”

方家的花轿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中向陈府前进,与对面迎来的杨府花轿一起转入许府所在的永安街道。 就在两家花轿转入永安街道的时候,一群追着窃贼的农夫打乱了原有的顺序,方府柳府的丫鬟混乱中扶错了花轿的把手,等农夫追着窃贼跑远后,迎亲队伍才重新整顿起来,两家的媒婆自然站到了两家的丫鬟身边,两家人浩浩荡荡的往许府去了。

这时候的许府可谓是异常喜庆,两个新郎官都已站在许府大门前,显得意气风发,细看下便会发现弟弟的身子虽比哥哥弱小些,可那满脸的喜气却比哥哥更胜,也是终于要把心上人娶回家,任谁谁都会喜上眉梢。只见许柏言双手握住胸前的系着红花的红带子,眼直勾勾的看向方家的花轿,方家的花轿一落地他就跑了过去,以至于他都背起了新娘,他的哥哥许柏元还在那踢着轿门。 仁孝侯爷庶子许柏言喜滋滋的把新娘背回了前厅。

许侯爷,许夫人,以及她的娘亲都已在前厅等候,他一脸喜气的朝众人点头,看向自己娘亲的时候,许母始终都未看他一眼,因此他便忐忑低着头站在一旁不言语。等到他的哥哥许柏元背着新娘到前厅后,他才有了反应。听着管家在那喊一拜天地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做梦,是的,只有在做梦的时候他才会和方府小姐拜堂成亲。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许柏言行完大礼调整心态牵着他的新娘往西院走,许柏元则牵着新娘往东院去。

今日给许柏言祝贺的都是些巴结许侯爷的人,他的三个好友都被她勒令不许来,一是他怕闹疯了耽误洞房花烛夜,二是怕引起他大哥以及众人的怀疑,许柏言此刻一门心思都在新娘身上,在前厅呆了一会随便应付的喝了会儿酒就偷偷的溜了出来,他急忙的往新房赶,跑到门前大口的喘着气,平稳后轻轻的推开新房的房门,只见房间中只有他的新娘一个人,他迈着步,小心翼翼走到她的新娘面前,他激动的手一直拽着衣角。 天知道为了娶方媛,他惹怒了自己的娘亲,天知道为了求他的父亲登门求亲他在门前跪了一天一夜。

他激动的想去挑红盖头,可一想以前见到方媛时,方媛从未给他好脸色,今日是她们的大喜之日,绝不能搞砸了。方媛既然已经嫁给了他,那自然是可以入洞房的,想着想着许柏言要揭盖头的手也收了回来。

他慢慢的往后退,拿开灯罩吹了灯。 黑暗使原先就羞涩的杨清语多了一份害怕一份疑惑,她拽紧了自己的裙边,咬紧了下唇等待着自己的夫婿下一步动作。 许柏言来到床边便欺身把柳言兮压倒在床上,亲吻着杨清语的脖颈之处,吻上的不仅是自己的娇妻还是那心里长久以来的悸动。

杨清语躺在许柏言的身下随着许柏言的亲吻难耐的扭动着脖子,杨清语想要询问一下自己的夫婿,可女儿家的心态使她紧闭双唇,红色的盖头在她唇上一上一下的,看的许柏言心猿意马,他见身下人并没有反抗,只以为方媛已经认可了她,连忙起身将自己的外袍褪下,坐在床边将鞋子蹬掉,急忙忙的将新娘身上的衣服扒掉。

一阵云雨过后

许柏言将其抱在怀里,亲吻着娇妻的额头不久带着满足的笑进入梦乡。 杨清语由于是第一次也累的枕着柏言的胳膊睡熟了,嘴角向上翘的她万万想不到她入错了新房,刚刚与她行夫妻之礼的会是她的小叔子,而那心满意足的人也不知道与他共赴巫山的不是心上人而是自己新进门的嫂嫂,这个洞房在今夜乱了套。

                           

原创文章,作者:直男不是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hanhq.com/yuedu/66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