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小相师》弹指一壶醉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能小相师

小说:鉴宝

作者:弹指一壶醉

简介:山野小子得道长真传,下山后混迹都市。一个山村来的野小子,你能干什么?秦海微微一笑:“看皮相、看骨相,看古董!算六爻,测八字!“

角色:

全能小相师

《全能小相师》第1章 下山了免费阅读

岳南市北面的一处小山坡上,一个披着破道袍的花白胡子老头狠狠揪着一名少年的耳朵,一边拖着他往前走,一边骂咧道:“臭小子,你八字中子丑位多,天干透出壬水,不是僧道,便是九流之人,你不肯当小道士,就给我下山混三教九流去,少给我偷别人地里的甘蔗。”

老道长骂骂咧咧,被他扯住耳朵的年轻人长相清秀,虽然穿着一套土布衣裳,脚上也是一双再普通不过的土布鞋,但一双眼睛格外地活泛,一直骨碌碌转着。

年轻人叫秦海,是老道长从小养大的孤儿,想到刚才没来得及啃的甘蔗,他一阵叹息:“师父,你又赶我下山,让我下山可以,你把道观里的那些宝贝分给我一些。”

秦海想想道观里那些横贯古今的古董,嘴巴都笑咧了,从小摸到大的那些瓶瓶罐罐全是宝贝,谁能想到披着破道袍的师父藏着那么多有钱玩意儿?

老道长一听,吹胡子瞪眼道:“你想得倒美,那是道观的家业,你靠着我学了相术,靠着那些东西学了掌眼,还不知足?这样吧,只要你下山,我告诉你一件事。”

这小子在山上没一天消停的,从小偷村民的鸡,宰村民的鸭,要么就到水库里摸鱼,下去老半天不上来,以为他要挂了,咕咚一下钻出来,更绝的是他上次翻人家院墙,结果撞上人家闺女在院子里洗澡,这事差点把他自个儿送进去。

那一桩桩、一件件事情浮上脑海,老道长暗自嗟叹,这小子把十里八乡能祸害的祸害完了以后,迟早要打道观这批宝贝的主意,在那之前,把这小子送走,越远越好!

“师父,你又想糊弄我。”秦海想着道观里的那些瓷器、玉器、金银器等等,心想就算老爷子怎么绞破脑汁,也别想他屁股挪到山下去。

老道长撒开手,冷冷地一笑:“你小子肯定是个富二代,当初我捡到你的时候,有一辆雷克萨斯车扬长而去,你想想看,二十年前能开雷克萨斯,有钱不?”

秦海一听,揉了揉耳朵,老道长得意洋洋地说道:“当年天那么黑,我还是瞧得真真的,车牌尾号是个68,我虽然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但我今天用梅花易数一掐,有了!”

秦海不像刚才那么无动于衷了,师父的本事在这附近是闻名的,嫁女下葬找他算日子,就连考学考驾照都要找他推算吉门、吉星、吉时,确定鹤神方位。

难道?秦海心里一动:“您的意思是?”

老道长诡秘地笑笑,扳着秦海的肩膀往北边,手指一戳:“看到没有,北边有江北市,你今天晚上下山,明天午时前到达江北,一定会飞黄腾达,还有机会找到你的父母,想想啊,二十年前的雷克萨斯,富二代,啧啧,总比这个小道观强吧?”

秦海心想师父小气,要是肯把道观的那些宝贝交给自己,不也一样人生飞起?可想到自己三岁就被扔进大山里,他也想问问哪个亲生父母这么残忍,要真是富二代更不赖。

看秦海眼底的神色缓和了不少,老道长得意洋洋地抚着胡子:“在吉时走,我送你一份礼。”

次日中午,江北市某市场。

这里的全名叫做安河古玩交易市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什么样的老旧玩意都有,真假就未必另说了,在江北,这里就是最在的古玩交易中心!

人群当中,一身粗布衣的秦海格外引人注目,他提着一个残破的行李袋,木讷地看着手里的东西,终于骂出声来:“死老道,就给我这么一个玩意儿?”

道观里那么多宝贝,他就给自己一个小小的鼻烟壶,二十年的师徒情就值这个东西,对了,身上还有五千块钱的现金,这是这么多年来帮师傅做法事攒下来的。

还有,师父给自己指的方向是这里,不会是看钱太少,让自己把鼻烟壶变卖后在这里落脚吧,秦海哭笑不得,二十年了,师父终于把他扫地出门了。

捧着鼻烟壶,秦海叹口气,行吧,就这样吧,好歹是个清末的正品,出手也能弄一笔,城里不比山上,吃喝拉撒睡都要钱,先找家靠谱的店出手再说。

他正要挪脚,砰,不知道从哪飞撞出一个人来,啪,秦海的眼睛红了,那个鼻烟壶一下子飞了出去,摔到坚实的石砖上,啪,碎了!

奶奶个熊,师父果然骗人,说什么按他指的位走一定可以飞黄腾达,飞个毛线啊,出师不利,东西还没出手就被撞得稀碎,这下好,还变卖个毛线?

“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没有看清楚路。”

秦海本来一肚子的火,长途跋涉的苦头还没有过去,又损失了师父给的唯一一个鼻烟壶,那心尖上都要冒烟了,可一听到这个温柔可亲的声音,火竟然少了几分。

他抬头一看,眼珠子有点直,这女人一头咖色的卷发垂落,双手抱在胸前,身材修长,凹凸有致!她的眉眼凌厉绝美,鼻梁端正大气,而红唇更是芳泽诱惑,看她这身高,只差半个头就赶上自己了。

在山村里呆了二十年,总听杀猪匠说外面的美女一把一把抓,秦海以为出了山,看到母猪都觉得赛貂蝉,可从火车站出来到这里,一路上也没觉得有多少美女,还赶不上何寡妇呢。

路人脸占了绝大多数,再去掉老人家和孩子,能入眼的真没有几个,偶尔有几个美女经过,都是徒有其表,美则美,没有灵魂,没有气质。

不像眼前的这个,里外都有了,秦海打量完对方,火气又下去了几分,但还是轻咳一声后说道:“我这个是鼻烟壶……”

女孩点点头:“我知道,看着有些年代,你放心,我一定赔,你先把它收起来。不过我赶时间,你陪我去取个东西,回头我们再算账,是修补还是我直接收了,都好说。”

美女一鼓作气地说完,秦海都说不出话来了,这女人好大的口气啊,看她穿着这么光鲜,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女儿,算了,她认赔,那自己就不客气了。

                           

原创文章,作者:弹指一壶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hanhq.com/yuedu/6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