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最新章节,陈剑琢,司空珩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草莓酱烤鱿鱼须

简介:【婚后互宠】国家战乱,皇位易主 ,长公主司空引重生了,重生在她和反派将军洞房那一夜。然而她没想到的是……“盈盈,我都听你的。”“前路所有艰难,我都会为盈盈摆平。”司空引扶额无语,原来自己嫁的这个冷面战神,造反之前居然是这种撒娇打滚要抱抱的诡异画风。

角色:陈剑琢,司空珩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

《重生后,长公主驯服了反派夫君》免费阅读

天圣十年,六月十五。

皇宫外黑云压城,皇宫内断壁残垣,火光一片。

一声惊雷轰然落下,皇宫内的巨钟几乎同时被敲响,这场雷阵雨来势汹汹,抬眼的功夫,无数雨珠子往地上汹涌砸去。

寂静无人的龙鸾殿内,坐在大殿下的女子岿然不动——早在大钟敲响的刹那,她就知道一切已成定局!

这江山终究是易主了!

她虽面上不露分毫,紧握着的双手却止不住地颤抖,一身素白的衣裙下渐渐透出血色。

她受了极重的鞭刑,即使临时清理了一番,身上的伤口也难以愈合。

她的怜影卫为了救她死伤惨重,她的公主府被炸沉了湖,她身边的两大宫女被废去武功沦为佞臣玩物,她收养的干儿子被流放千里,至今生死未卜……

而且一切,都要拜她的二皇兄司空珩所赐!

司空珩……司空珩……

她在心底一边又一边地念着这个名字,仿佛要将此刻的恨与痛刻进灵魂深处。

对了,还有一个人。

还有一个人,她绝对不会忘记!

“长乐,朕看你休息得不错!”

思索间,司空珩的声音由远及近传了过来。

殿内的女子动了动,忽而看向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道嘲讽的笑容。

“不过数日不见,皇兄睁眼说瞎话的功夫长进不少。”

她的语气淡淡的,十分从容。

她司空引,曾是东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公主,纵然天下大乱皇位易主,她也绝不会对害她兄长之人放下身段以求苟活于世。

更何况,这些年来她掌怜影卫,手上沾染的人命太多了,何止曾经的益王司空珩一派!外面想要她性命之人不计其数……

“你该称朕为‘皇上’!”司空珩的眸中闪过一丝戾色,抬了抬手,身后的太监闻讯点头,取来一壶酒。

司空引看着那蓝底银边鸟羽纹的酒壶,心中一片了然。

司空珩看她脸上那不悲不喜的神色,胸中怒火忽而消了不少,他深深看了自己这个容貌姝丽、才情无双的皇妹许久,许是念起二人童年时的一些过往,许是觉得长乐已是将死之人,不值得他动气,竟不顾身后太监劝阻的眼神,亲自斟起了酒。

“喝罢,”司空珩语气坚定,“朕不会杀了四弟。多事之秋,朕还不想背上一个弑弟夺位之名。但是,怜影卫和陈剑琢日后都要为朕所用,你不得不死!”

司空引听到那名字,举着酒杯,皱着眉头恍惚了片刻。

对了,是陈剑琢!

如果不是听闻陈家军助益王起兵的消息,她都快忘了她那便宜驸马的名字了。

七年前,奉她四皇兄的旨意,她嫁给了陈剑琢。

天子赐婚,不得不从,她知道陈剑琢和皇兄乃从小一起长大,过了命的刎颈之交,纵然她不喜欢这个男人一分一毫,她也没有一丝怨言。

她明白陈剑琢能力过人,十二岁从军,从军中一无名小卒一路杀成六品士官,到他十九岁娶她时,已经是从四品行军总管。

所有人都以为陈剑琢尚了公主,成了驸马,仕途也就止步于此了。

可是他没有!成婚后的几年,他亲自带兵上前线,击匈奴,败犬戎,扩东邦国土三千里,封了二品骠骑大将军。回京述职后,又助兵部、大理寺屡破奇案,以身涉险捉拿要犯无数,升了正一品东邦总太尉。

陈剑琢的功绩一桩桩一件件摆在那里,纵然他身为驸马,一路平步青云全朝上下也无人敢置喙。

然而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行事规规矩矩,以君纲为天的陈小将军,竟然有胆子随益王起义,反了与自己一母同胞,将她从小宠到大的四皇兄!

他们虽不是亲兄弟,但却胜似亲兄弟啊!

如若他一开始就是益王的幕僚,又为何娶她?

如果他半道才上了司空珩的贼船,她又实在想不明白会是什么理由!

司空引一时间觉得头痛不已。

她恨起兵谋逆的陈剑琢,更恨那个对他七年不闻不顾,最终养虎为患的自己!

“你放心,”司空珩一边观察着她的神色一边往她心口扎刀子,“我会给你那驸马另择个良配,让他不至于孤苦一生!”

他看着司空引冷若冰霜的瞳孔中竟闪现出几分怨毒和悔意,心中略微诧异——自长乐成亲后,她真正的情绪便再也不放在脸上,若不是带着温柔小意的假面孔示人,便是冷着张脸不让人窥出一丝半毫,哪里会想现在这样。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此刻长乐的心中确实是悔的。

她在悔,她没能及时发觉陈剑琢的异样,趁早杀了他!

殿内沉寂良久,雨渐渐小了,外头的刀剑声终是彻底熄灭。

司空引看向空无一人的殿门,缓缓笑了。

“皇兄,其实你不必觉得我会为陈剑琢那等小人伤心难过,”她身上多处伤口崩裂,失血过多,已然有些晕眩,然而她还是接过那杯毒酒,毫不犹豫地一饮而下,“我司空引从不是为谁而活,也不必为谁而死。”

不过两句话的功夫,无休无止的剧痛便从她五脏六腑绞了上来,然而长乐一声不哼,只是缓缓抱着自己倒在了地上。

她额头上冷汗涔涔,她能感受到她全身的鞭伤都在加速流血,皮肤仿佛要寸寸碎开!

她闭上眼想要缓解这片刻的疼痛,所以她也未曾看见,此时出现在殿门口的那摇摇欲坠的身影。

                           

原创文章,作者:草莓酱烤鱿鱼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xhanhq.com/yuedu/7681.html